<\/p>

直播吧11月11日讯 来自《每日邮报》的报导,一个由30名前球员组成的团体——包含几名患有早发性痴呆症的于最近才退役的工作球员——正在申述英足总的忽略,理由是他们未能维护球员免受脑损害。<\/p>

《体育邮报》两年前泄漏,因为工作生涯中脑部受伤,一些前球员正准备采纳法令行动,于周五将向英格兰和威尔士足协,以及国际规矩拟定组织IFAB,发送索赔信。<\/p>

其间,有九名球员将在周五的索赔信中写下了自己的姓名,但总人数超越30人,包含在英格兰前四等级联赛中有过竞赛经历的不同年龄段的球员。<\/p>

许多球员,现在患有各种其他不可逆的神经损害,包含缓慢创伤性脑病(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,CTE)和脑震荡后综合征(post-concussion syndrome,PCS)。<\/p>

一些因脑部受伤而逝世的球员家族,也加入了索赔,其间包含英格兰国际杯冠军英豪诺比-斯蒂尔斯(Nobby Stiles)的家族,该球员于2020年10月30日逝世。<\/p>

在2020年逝世之前,斯蒂尔斯多年痴呆症。这位前曼联中场球员的儿子约翰告知《体育邮报》说:“自从父亲逝世以来,我一向参加一项运动,以处理足球导致的痴呆症的各种相关问题。”<\/p>

“这些拟议的法令诉讼,是为像我爸爸这样的受害者伸张正义的全体运动的一部分,也是为了让足球产生根本性改动的一部分。因为足球这个职业,每年都会导致数千名球员逝世和患病。”<\/p>

本次法令诉讼的中心是,英国国内足协和国际足球联合会(IFAB)拟定足球规矩时,未能维护球员免受头部重复性脑震荡形成的永久性伤害,这是一种忽略。<\/p>

索赔信称,当局在27个不同范畴存在忽略,包含未能削减练习和竞赛中的头球,未能使用独立医师监测和医治疑似脑震荡,以及未能履行恰当且相关的回归竞赛协议。<\/p>

这些球员得到了慈善组织Head for Change的支撑,该慈善组织致力于在所有运动中改进大脑健康,并为受神经退行性疾病影响的人供给支撑。<\/p>

Head for Change呼吁英足总和IFAB施行10点办法,以使这项运动愈加安全,并为那些现已遭受苦楚的球员供给协助,供给全天候的住宿护理被认为是一个优先事项。<\/p>

Head for Change的要求还包含:录用一名脑震荡监察员,引进有关于脑震荡受伤的暂时候补方针,以及对竞赛规矩进行实验,以削减头球的数量。<\/p>

英超联赛上一年曾引进了永久性的有关于脑震荡受伤的候补方针,但国际足联回绝同意这一方针。<\/p>

该法令行动由律师事务所Rylands Garth领导,他们还代表300多名前橄榄球运动员。同样地,他们在美国以外最大的团体诉讼中申述当局的忽略。不过,因为国际橄榄球协会、RFU和RFL,均未能与索赔者达到宽和,该案子注定要提交法院审理。<\/p>

(Swiftie)<\/p>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ooflessrecords.com